南宁出国留学费用联盟

虚虚之继续教育

楼主:邱文权吹牛室 时间:2021-06-09 15:46:04

人生在世,当不断完善自我,不断学习新知识,并把所学知识运用到实际工作中,非如此不足以推动社会进步也!鸟毛子曰:活到老,学到老。

盖一个人的知识就像一桶水,人云教师“要想给学生一杯水,首先自己要有一桶水”,此未尽然——其一,所谓坐吃山空,水再多也有被瓜分完毕的那一天,何况仅一桶乎?其二,任何事物都有个生命期限,水一旦过了保质期,则其臭无比,试问哪个学生敢要?死守桶水的老顽固,也必将哀哉!所以知识之水若要保质保量地流至学生脑海,就必须不断更新。

夫更新知识,当然是立足现状,继续接受教育。其途径不外乎二:自学,他学。自学者,自己主动去学习也,此对于积极向上的权先生们当然构不成问题;问题是对于一些死守桶水不思进取的家伙,要他们自学简直比皮肤瘙痒还难受,就是打死也不干!万一不小心再打活过来,则宁投猪胎矣!然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,“自学”盖他不住,还有“他学”坐镇嘛!他学者,被动接受教育也,最常见的方式便是培训。

观当今中国的教师队伍,素质参差不齐令世人眼光大异——优异先进者固然有之(否则那些“优秀教师”、“先进工作者”的奖状发给谁去?),但二三流的土八路亦当仁不让:有打学生耳光的焉,有罚学生下跪的焉,有开口闭口“干你娘”的焉,有把尊脚架于讲台上课的焉,有忙里偷闲去打牌打麻将打老婆的焉,有弄个假文凭假论文去混职称的焉……权先生说到这也许要遭君子正人的口伐笔诛了:你这老权不安心在家里睡觉却跑出来瞎嚷嚷,简直有辱师表!呜呼,正因为老权身为教书匠,才对教师的劣根性深有体会,此非高高在上的鸟官能详也。劣根性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有之,在广大乡镇更甚——别不好意思承认,别以为报刊上文件上对教师形象的褒扬都是真的。教师的劣根性若得不到改善,报刊文件印得再多也只是包装纸。

以上之所以提教师的劣根性,是为了揭示对教师实行继续教育的必要性与迫切性,针对教师的岗位培训也势在必行。然而也正由于势在必行,使得有关人员或手忙脚乱或投机取巧,在培训过程中闹出了若干问题。就像瞎马背盲人,不撞才怪哩。

一、费用问题

某人民教师是个爱看热闹的家伙,1980年代,他揣着刚发的几十个大洋打酱油去,路过街头见人头汹涌,想来必有好戏,忙左冲右突前往观战:原来是两姑娘在骂街——其实两姑娘皆他的学生,咦,师门幸哉!所谓名师出高徒,其骂得精彩自不必说,谨在此照搬两句以馈读友:

“你这婊子将来想不生癌都难!”

“你这泼妇以后嫁给教书的啦!”

呜呼,拿生癌与教师并论,鲜有所闻也!……时至今日的21世纪初,教师早已摘掉了“臭老九”的帽子,成为所谓高尚的受人尊敬的职业——但这是指政治地位的提高,在经济上却仍处于囊中羞涩举步维艰的苦状。国人喜欢拿自己的“优点”来比人家的“缺点”,如政治书上老拿社会主义的末期——遥遥无期的共产主义来比人家已成历史的工厂主剥削;老比总值而不比人均拥有量;老喊外国暴乱而这边风景独好……若对比中外教师的经济待遇,呜呼,恐怕要把咱比出肺结核!

细心的读友会知道,权先生之所以要拼命为教师喊穷,一则希望国家更多地从经济上重视教育(政治上的足矣),让广大乡村教师能到北京去摸摸长城、能到西安去同兵马俑比一比高;二则希望国家在未能提高教师工资的情况下,尽量别打教师荷包的主意——这又回到了培训的费用问题。

且看几个培训价目:

普通话250元;职务能力180元;创造性思维220元;计算机320元……

夫教师者,人手一本《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登记手册》,里边有教育学、心理学、计算机、职业道德、职务能力等培训项目,必须在三年内完成。有不知行情者曰:没啥大不了的嘛,好歹才培三年。呜呼,殊不知三年后让你把老的收起,再发本新《手册》给你,美其名曰“在原有基础上继续提高”——除了这些常规培训,往往还杀出一些额外培训让你目瞪口呆。它要你培,你不得不培,因为不培你就评不上职称或工资上不了档次。然天底下没有白培的训,权先生屈指一算,如此一年三小培三年一大培的训,每年每个教师的培训费加交通住宿费可顶上千根金华火腿肠!嗟夫,可怜天下教师薪,这少则数百多则上千的费用怎好意思压在穷困教师身上!此乃“春培,夏培,秋冬培,培培如山;东费,西费,南北费,费费惊心”。

以上属费用问题。权先生只道培训之“贵”(希望有关负责部门能少挣点,用红大印与红头文件把费用压一压),并不是说培训如牛皮癣般使人惧之远之。其实为了提高自身素质从而惠于学生,该培的还得培,那么是否该培的就培有成效呢?

二、质量问题

商业大车已开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田地(其实就是学人家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,因面子问题换个包装罢了),毋须忌言,别以为说起教育就只有勤勤恳恳呕心沥血兼夜半点灯,其实教育同样是个市场,同样有利可图,因为教育也有它的商品、质量、价格等东西,仅呈隐性尔。就培训说来,商品是所传授的知识与技能(结业证书充当商标之用);其卖方是培训部门,而买方当然是广大教师啦;培训费用的总和(含交通费、住宿费等)即价格也。费用过高次数过多的问题前已细表,以下要探讨的是商品质量问题,即培训效果差强人意!

从猴年马月起,培训就变成一种掩人耳目的把戏。其向“灵魂工程师”收取银两是真,发予“合格证书”亦真,然教师是否真的从中学到啥知识或技能呢?恐怕当事人——培训部门与教师会表面点头而内心打鼓!因为他们为了保全既得利益都采取了明哲保身的态度:培训部门方面,吃了人家的嘴软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何况人家是堂堂大教师!故培训机制就像一台自动售货机,你投了银两进来,我当然得推个证书出去。至于证书应附带的知识与技能则滚他爹的蛋;教师方面,所谓去钱消灾、有钱能使磨推鬼,我贡出银两是为了这张证,有了这张证是为了评职称、上先进,总之俺要这张证即可,至于证书背后的知识与技能,关我鸟事?

呜呼,连培训亦掉入了形式主义的无底洞。

首先,培训时间过短。教师是个神圣艰巨的职业,众教师平日必泡在学校教导学生无疑,然则何时为他人所教导?唯有寒暑假。然则整个寒暑假都培训乎?不可能。盖大家都是上有小下有老的仁人志士,离不开柴米油盐的困扰,若整个寒暑都在“培”,那回家岂不被老小“训”?况且培训部门派出的老师也是上有小下有老的哉!……所以只能从假日中抽取一些零星时间作培,加之一起不过三五天尔。试问这三五天能传多少道、授多少业、解多少惑??——权先生有一同事,其各类证书奖状塞了两抽屉,这次他计算机结业荣归故里,我虚心向其求教,结果你猜怎么着?他绕着电脑转了半天,然后问我咋开机。

其次,学员懒散,主教包庇。夫继续教育,性质与中小学校里的上课下课不同:中小学校里,站在讲台上的即是教皇,下边坐的全是他的徒子徒孙。因年龄差异,讲台上的人可倚老卖老发号施令,必要时还可以唾沫横飞兼手脚并进;而对教师进行继续教育时,同样有讲台,下边同样坐着人,但这时讲台上的人还是教皇吗?还可以随意发号施令吗?“学生”们来上你的课也许只是为了看猴戏!盖讲台上站的是老师,台下的“学生”亦老师,这种情况下,大家彼此彼此、心知肚明,又何必同室操戈呢?于是仅仅三五天的训,学员们想何时来就何时来,想不来就不来,作为教师对此也闭一目睁一目以求长治久安。偶尔在点名簿上出现两个“○”,大不了送两根过滤嘴冲销嘛……能学到东西否?

事态发展至此,读友脑海疑团顿聚——既然培训过程学不到啥东东,那么学员如何通过考试关?证书又如何到手??别急,权先生举一典故,包管爆掉汝之疑团。

2002825日,权先生参加一个“中小学教师计算机初级资格证书”的考试(之前于1822日上培训课,我是20日才接到“蜗牛牌”上课通知的)。凭我以前搞坏他人家N部计算机的经历,这玩意早被我整得八九不离十,此等“初级”考试焉看在眼里?是日,老权我虽没有穿金戴银但也弄它个衣冠楚楚,气昂昂雄赳赳地跨入考场,但见——铃响,主考官吩咐助手关门、关窗、拉紧布帘,然后助手守门(严防上级突袭而至检查考风),主考室内宣布“考试开始”……众学员(当然,权先生等少数应考者及若干“枪手”除外)抓耳挠腮,面对电脑如临深渊……三五分钟后,即有学员举手示意主考过来,往主考裤袋塞50块大洋(附注:50块乃“传统价”),曰:“老师帮帮忙。”于是学员起考官坐,考官接过学员的软盘为其做题……盖考官这行家里手熟知答案,三五分钟后遂搞定,之后门开——该学员退——门闭。其余学员见那小子这么轻松就过关开溜,乃纷纷效法,慷慨解囊以塞考官之袋,一口价50元!……呜呼,好一幅新版的群羊跪乳图!好一场“双赢”的大戏!

很遗憾,以上并非天方夜潭,而是一则史实,事发地点为广东省普宁师范学校。注意,是师范学校。

三、累赘问题

登山运动,穿上一双登山鞋是必要的,你若心血来潮加叠一双,着两双去登,那么多出的一双即是一种重复、一种多余、一种累赘。同理,你若有了那个项目的证书后,教育部门还强行拉你作培,那么发羊癫疯的准是后者!

权先生自问文功盖世伟大不掉,读中专时已考取了“省计算机中级合格证”与“会计电算化上岗证”,有这两张王牌在手,估计从此可以高枕无忧顺便飞黄腾达,不再培他爹的鬼训啦。孰知从教后上头飞来张红头文件,意思是让我培“市教师计算机合格证”,老权自恃德高望重找其理论:“省级证书我都有啦你还让我考市级的?你们放着省大爷不认而去认这市崽子的?眼下太平盛世莺歌燕舞的发什么神经啊?”好在对方同志是个正人君子,其和气对我说:“权先生稍安勿躁,所谓各地有各地的实际情况,你既然入了本市就得随本市的俗嘛。我们可没迫你培,你不培也行,到时评不了职称升不了工资可别赖我们哟!这人嘛,就得理论联系实际,一切从实际出发,实事求是,坚持四项基本原则,坚持改革开放,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去争取胜利……”呜呼,又去了三百二。

怪了,莫非省的还要服从市的?权先生有一同事小江,其声腺之一流、其普通话之标准,被市语言教研组鉴定为一级乙等(莫误会,非残废之意),且有《普通话等级证书》为据。咦,一级乙等是什么概念?行家知道,普通话的最高水准是一级甲等,在CCTV播新闻的那个罗京就属此类;接下来的当然是像小江这样的一级乙等啦;至于平常人,十之八九处于三四级水平,老权我为了保住教书底线仅混得个三级甲等。言归正传,小江本可到省级电台担任播音,然她志不在电视,在教书育人也,故担起了教师行当。按理说,她打死也不必挨着“普通话培训”的边啦,怎奈世事就是这样牵强,她从教一个月后收到培训通知单,理由是:“现在要统一举行全省大规模的普通话培训,以前考的普通话证书通通不予承认,务必从头考过,违者以不得申报职称论处。”呜呼,二百五大洋驾崩——过些天再来个“全国大规模”的咋办?

又怪了,方才还说省服从市的,现在怎又变成市服从省的了?那究竟是省服市好,还是市服省妙?抑或省不服市,而市也不服省?而既要省服市又要市服省有没可能?

OK,我们已剥了继续教育的三重顽皮——费用问题、质量问题与累赘问题,可分别用一个字概括为“贵”、“假”、“烦”。诚然,继续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提高教师素质、加强教师队伍建设,本意是OK的,且有着许多OK的优点,然优点不提也罢,因为不提它照常存在,且鸟官们早将它背得滚瓜烂熟了。权先生之所以在臭蛋里挑骨头,把“贵假烦”这些不OK的缺德东西挑出来,是因为多数人对继续教育只知道人云亦云、津津乐道,却未能充分认识它蕴藏的危机,这无异于在薄冰上跳踢踏舞,眼看就要生活不能自理!之所以挑出“贵假烦”,是希望有关领导能在大吃一“斤”后将功补过,把继续教育这块薄冰加厚,把不OK的“贵假烦”化为OK的“廉真简”。


(原载邱文权杂文集《所谓教育》)
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