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旅游资讯 >珍珑棋局,杨广的珍珑棋局,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

珍珑棋局,杨广的珍珑棋局,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

2022-11-24 09:38:01

杨广的珍珑棋局,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

杨广的珍珑棋局,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

公元604年7月,大隋仁寿宫。

万里碧空如练,千丈艳阳高照,琼楼玉宇在耀眼的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一位器宇轩昂的紫衣男子临轩而立,掌架一只纯白鹘鹰,似笑非笑气定神闲;另一位白衣男子披头散发踉跄而入,神情萧索郁郁寡欢。

“你终于来了!”

“我敢不来吗?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?”

“呵呵,我怎么不知道,我可太知道了!阿摩!”白衣男子冷冷道。

“放肆!不得对陛下无礼!”一旁的老太监怒道。

“无妨!且听他说下去,今日我兄弟俩叙叙旧,不拘俗礼!”紫衣男子微微一笑转过身来。

“你从小就特别自负,自以为文韬武略天下第一,喜欢装模作样惺惺作态,喜欢不留余地杀人诛心。没错,如今你阿摩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我早已一无所有!可要不是父皇母后偏心,我睍地伐何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地步?可那又怎样?不就横竖一死么?你要杀便杀,何必废话!”白衣男子恨恨地道。

“你错了,皇兄,而且错得离谱!”紫衣男子皱了皱眉。

“我错了?哈哈?你能当太子当皇帝,难道不是父皇母后偏心?阿摩你可真会说笑!我倒想听听我睍地伐到底错在哪里?”白衣男子冷冷一笑。

眼前二人,正是新继位的大隋天子杨广和废太子房陵王杨勇

杨广轻叹一声,缓缓道:“皇兄,你还记得我大隋开基那年,父皇母后送我兄弟的礼物么?”

“呵呵,当然记得,你阿摩那年才十二岁,便存心当众羞辱于我,从那时起,我就知道你阴险狡诈,知道父皇母后对你格外偏心!”杨勇愈加愤愤不平。

“那年父皇登基,恩赐文武百僚,我兄弟姊妹也全部受赐,皇兄你喜欢狩猎,因此获赐以前齐国皇帝高纬的金眼白鹰;朕获赐南方陈国进贡的金刀一把;三弟阿俊打小体弱,获赐吐谷浑进贡的舍利佛珠一串;四弟阿秀自幼尚武,获赐突厥进贡的金玉雕弓一副,五弟阿谅年幼,获赐西域进贡的夜明珠一颗;诸位皇姐皇妹也获得母后班赐的珠翠钗裙若干。”杨广不紧不慢娓娓道来,一瞬间目光邃远,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

“你竟然还有脸提,我当时还没来得及细细把玩欣赏,你阿摩却不知犯了什么浑,一刀将我金眼白鹰铁笼之门打碎,白鹰顷刻飞得无影无踪!你放跑我的鹰,竟然还惺惺作态,说什么亡国之物,对君父大不吉利!愿将金刀献给我作为补偿,我呸!金眼白鹰价值连城,可遇不可求,谁要你的一把破刀!最可恨的是父皇母后不但没有丝毫责怪,还纷纷夸赞于你!真是气煞我也!”杨勇说到此处,额上的青筋条条暴出,情绪越发激动。

“皇兄此言差矣!朕当时还有句话,雄鹰自当翱翔九天,岂可困于牢笼。你恐怕忘了!”杨广从容不迫提醒道。

“这…这又有什么关系?”杨勇仍然十分不忿。

杨广暗叹一声,正色道:“关中勋旧平日对皇兄多方拉拢,居心叵测图谋不轨,皇兄竟然如在梦中毫不防备,只怕你若上位,将与那笼中之鸟一般无二,岂可托付大隋社稷!父皇母后之忧,正在于此!”

“这…你一派胡言危言耸听,你怎知我睍地伐一定会受制于人?”杨勇不忿之意渐渐减弱。

杨广微微笑道:“父皇人中之龙雄才大略,殚精竭虑,精心布局,仍然不免有此忧虑。高熲、贺若弼、虞庆则、王世积等关中勋贵,皆是虎狼之臣,你一向对他们唯唯诺诺言听计从,父皇母后都看在眼里!”

“好,就算是我睍地伐没用,只配做那笼中之鸟。但关中勋贵盘根错节根深蒂固,你阿摩有何能耐,一定就可冲破牢笼一飞冲天?”杨勇悻悻然道。

杨广笑而不语,轻轻招了招手,只见云母屏风后丽影一晃,一位戎装银铠娇艳夺人的妙龄佳人闪身而出,曲身参拜道:“奴婢云霓裳拜见陛下!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杨勇瞬间大惊失色,失声惊呼道:“云儿!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云霓裳淡淡道:“殿下请自重,下官不是你的什么云儿。”

杨广哈哈一笑,亲自上前一把将云霓裳扶起,笑道:“这么多年委屈你侍奉房陵王,云侍卫辛苦了!还不快快平身。”

云霓裳甜甜一笑,恭声道:“谢陛下,为陛下分忧,霓裳甘之如饴!并无半点委屈。”

此情此景,几乎让杨勇抓狂,他瞬间瞳孔圆睁,一下子冲到云霓裳面前,一把扯住她手腕,如疯似狂地道:“云儿,你说什么?你到底怎么了?”又转头对杨广怒吼道:“杨广,你个畜生,你究竟对云儿做了什么?她可好歹是你嫂子!”

岂料他话音刚落,对方已猛地挣脱,但见剑花翻飞间,一柄长剑眨眼间已递到了杨勇脖颈,持剑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口中的云儿云霓裳。

云霓裳怒道:“住口!你听不懂吗?我本是陛下的贴身侍卫云霓裳,不是你的云儿,这些年到你府上,不过是奉主人之命行事!请殿下休要纠缠不清!”

杨勇并不死心,兀自喃喃道:“我纠缠不清?哈哈!竟然是我纠缠不清,哈哈哈…云儿,我们一起生活八年,八年呐!还有我们的三个孩子,难道你也要弃之不顾了吗?”

云霓裳冷冷道:“八年来我日夜焦虑,只想尽快完成主人的任务!如今主人已登大宝,你我便毫无瓜果。至于那三个孩子,不过是意外之物,随君自处!”

杨勇听得此冰冷刺骨之言,顿时如堕冰窖面如死灰,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大梦一场。可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,又不由得他不信,原来这么多年自己念兹在兹深深爱恋的女人,竟然是死对头弟弟派来的卧底!更没想到她如此冷血,竟然全然不顾半点夫妻情分。

“好一个意外之物!好一个随君自处!苍天呐!你对我杨勇何其不公!何其不公啊…”杨勇委顿于地,一时间悲从中来,不由得痛哭流涕,失声哀嚎!

云霓裳一脸漠然地收了剑,却似乎丝毫不为所动,对昔日的枕边人瞧也不瞧。

杨广冷眼瞧着这一切,心中却不仅略感悲切,这么多年来,虽然千百次想象过彻底战胜对方的情形,可真到了这一刻,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,甚至感到怅然若失,无限落寞。或许因为这对手不是别人,毕竟一奶同胞血浓于水。

“启奏陛下,登基大典吉时已到,恭请陛下加冕。”一旁老太监的尖细语声将杨广唤回神来。

云霓裳接过宫女托在锦盘上的平天冠与衮龙袍,小心翼翼捧到杨广面前。

“去吧!去为朕搏击长空,高翔万里!”杨广抬掌一扬,那白鹰厉啸一声,振翅而起,眨眼间便已直入云霄。

杨广在云霓裳与众宫女的服侍下穿戴整齐,丢下一句“尔等好生照料房陵王”,便在一众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大步而去,直奔皇宫正殿含元殿。

杨勇眼睁睁望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对自己的仇人殷勤备至卑微至极,耳听得外间鼓乐喧天,文武百官山呼海啸般的叩拜声“吾皇万岁万万岁”,顿觉胸中气血翻滚,当下再也忍耐不住,一口老血狂喷而出,昏死过去。

当日,杨广在含元殿正式登基为大隋天子,班赐群臣,大赦天下,改年号为大业。

(本章完,欢迎关注,预知后事,请阅下回)

破解街头“珍珑棋局”

破解街头“珍珑棋局”

来源 | 静安检察

金庸先生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的“珍珑棋局”乍一出场,便引得众人纷纷围观,跃跃欲试。何谓“珍珑”?金庸先生借公冶乾之口娓娓道来:“‘珍珑’即是围棋的难题。那是一个人故意摆出来难人的,并不是两人对弈出来的阵势,因此或生、或劫,往往极难推算。”

小说中有“珍珑棋局”,现实生活中也有类似的影子:有人设局,有人扮托,用棋局吸引路人下注,究竟是挑战还是陷阱?一起来看看……


街头“珍珑棋局”:输赢成败,竟真由人算!

1

街头巧遇摆残局

“高人”妙计定输赢

残阳斜照,李大爷吃好晚饭,正慢慢踱到弄堂口消食。只见弄堂口不算宽敞的空地上,围了十余人,都盯着中间的一块地方,吵吵嚷嚷不知说些什么。李大爷最爱凑趣儿,此刻又刚刚吃饱喝足,焉有不凑热闹之理?

李大爷背着手凑到人群空隙中伸头一瞧,只见中间空地上摆着一张塑料板凳,上边简单搭着一块四四方方的木板,木板上摊着一副塑料材质的象棋,此刻正摆成一个残局。旁边蹲着一个年轻女子,看上去年约三十,举着一块牌子,上书:“欢迎对弈,落子无悔;输赢自负,红黑任选。”想必这女子就是摊主。“赢一局,给多少啊?”围观的一人好像也是刚到,正问那摊主。“赌注200元起,输了归庄家,赢了,一分不用出,庄家赔双倍!欢迎大家挑战!”摊主话音刚落,一名黑衣男子便上前跃跃欲试,不一会便见他从摊主手中赢走了400元。“看上去好像挺容易啊…”李大爷虽然棋艺并不怎么高明,此刻也有些蠢蠢欲动,黑衣男子领了钱,从中心退出,站在李大爷身后继续观看。


“老大哥”,不久,身后的黑衣男子轻轻拍了拍李大爷的肩膀,悄声说道:“摊主每次摆的残局都一样,这局我已经破解了,但摊主规定赢过就不可以再玩了,我给您500元,你代我下,输了算我的,赢了我分给你100元,您看行不?”嘿,还有这等好事,反正自己不用出钱,李大爷欣然应允。


果然,在该男子的指点下,李大爷轻轻松松便赢下一局。但摆摊女子就不乐意了,点出“幕后黑手”是之前已经赢棋的男子,违反了规则,李大爷要想赢钱,还得自己下注。黑衣男子一边替李大爷打报不平,一边怂恿李大爷按刚刚的走法重新来一局,还可把赌注下大一些。眼见煮熟的鸭子飞走,李大爷心有不甘,黑衣男子的建议,正中李大爷的下怀。


不过,李大爷一摸口袋,犯了难,出门原本只打算散散步,他身上并没带现金。


2

“热心群众”齐相“助”

步步深陷难破局

李大爷想回家拿现金,又怕老伴不让他参加街头棋局,正踌躇间,围观群众“热心”相助,说可以通过微信或支付宝转账帮李大爷换现金。这两年,李大爷平日里买菜都用支付宝,二维码一扫就搞定,也不用找零,十分方便,余额账户里还有儿子这个月转过来的生活费。架不住众人的吹捧,李大爷头脑一热,通过支付宝转给了“热心人”4000元,对方随即掏出一叠钞票直接塞给了摆摊女子,说是李大爷下的注。

摆摊女子麻溜地把钱收好,随即把棋子恢复成与之前一模一样的残局,便与李大爷对弈起来。蹊跷的是,同样的残局,同样的下法,这次李大爷却输了。


李大爷又心疼又心急,怀疑女子暗中动了手脚,对方却说李大爷棋路不对,正当双方争执不下时,先前的男子游说李大爷再下一盘,一决高下,顺便把之前的本赢回来。


此时的李大爷心中疑窦丛生,围观群众则一个劲地起哄,李大爷看看自己的账户,还剩下6000元,这是剩下的买菜钱,输了可没法和老伴、儿子交代呀。正想算了,围观的“热心人”又一副十分为李大爷惋惜的样子,说第一次都赢了,这次盯住摊主,不让她出什么幺蛾子,至少得把本儿赢回来吧!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李大爷咬咬牙,把账户里的6000元都转给了“热心人”,对方又拿了一沓现金直接给了摆摊女子。

残局依旧是那个残局,对弈的也依然是这两个人,只是这次的赌注又高了,围观群众都兴奋起来了,你一言我一语地在旁指点李大爷,但有了前车之鉴,李大爷这次屏蔽了他们的“计谋”,按第一次的走法下得尤为小心谨慎。


棋局刚下到一半,不远处就传来一声“警察来了!”,围观的群众立马作鸟兽散,摆摊女子丢下残局,也想拔腿就跑,李大爷哪肯依她,只牢牢拽着女子不肯放手。


3

处心积虑设陷阱

输赢成败早算计

眼见民警越走越近,摆摊女子立即软语相求,乞求李大爷放她一马,并承诺悉数归还之前赢走的钱,李大爷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自己早就落入了该女子设好的局。待民警到场,李大爷将摆摊女子交给民警,又指认了之前围观的熟面孔,但之前指点李大爷下棋、帮忙兑钱的男子等人均已乘乱逃脱。


根据该李姓女子交代,除了指点李大爷下棋的黑衣男子和帮助李大爷换现金的“热心人”之外,围观群众中还有他们几个同伙,他们相互装作不认识,诱骗行人入局,各人负责望风、撬边、起哄……最后那句通风报信的“警察来了!”就是出自负责望风的同伙之口。


事实上,从他们摆残局到现在,挑战者中几乎没人赢钱;下棋最讲究心静,对弈过程中,围观的同伙会故意起哄干扰,使挑战者更难应对;至于骗得的钱财,参与的同伙人人有份。


幸亏这次民警及时赶到,李大爷可算是虚惊一场,今后,他可再也不敢凑这种热闹了!


案情链接

李某、刘某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上述套路,让同伙佯装赢棋,使人误认为赢钱很容易,挑战者基于这样的错误认识自愿交付钱款,最终被害人损失数额较大钱财,而李某、刘某等人从中获利,他们的行为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。检察机关最终以诈骗罪对李某等人提起公诉,李某等人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至八个月不等,并处罚金。

诸如此类的象棋残局,街头巷尾并不少见,检察官在此提醒大家:


一、不轻信。“街边残局”系蓄意为之,在诈骗团伙的怂恿下,挑战者容易陷入错误认识而想挑战,这时绝不轻信。


二、不眼红。这类骗术往往会安排同伙赢钱,让围观行人眼红,“托儿”再怂恿他人上前挑战,对此要坚决不眼红。


三、不动心。行骗者往往有“托儿”,剧本也已反复演练,面对围观人员的怂恿,要保持淡定,坚决不动心、不掏钱。

(文中案例涉及人物均为化名)

Copyright ©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驴友联盟